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帝师 > 第十八章 罢黜百卷

第十八章 罢黜百卷

“这不可能!此一卷出,竟罢黜百卷!这可是十数年不曾有过的场景!”

几乎在红衫侍女拜祭的时候,在文院里,几个主考官正开始文气定法,把千余考生文卷全部放置在圣人雕像面前,等待着文卷里的文气沸腾。

往昔之时,其中出色的文卷必然会闪烁出数寸清光,这是代表着学子的本身文气、文卷里的文气交汇的结果,然后以这些文气为基准,选择前面三百卷再来一一定裁。

但此刻,众人赫然发现其中有一卷,圣光闪烁,足足有一尺长,竟是压倒其他文卷,这一卷出,其他百卷全部黯然失色。

当下,几个主考官,乃至府君,文院院长,忍不住屏住呼吸,仔细地向那文卷凝视。

注意到这一卷文气斐然,提及“为守护万民,哪怕逆一人气运也在所不惜”时,众人不由暗暗点头,彼此相顾之间,满是惊喜。

再阅读文卷里的其他文字,豪放无双,有军阵杀伐之气,隐然有王将气度,众人更是点头赞赏不已。

最后,再看文卷的主人,竟然正是楚家三公子楚云亭,几位考官甚至已经失神出声“那位楚云亭,不是文运骨被断,文气尽废吗?”

他们甚至疑心,这是其他人假冒楚云亭的名号前来考核,否则,以楚云亭的文运,断不可能做到这般地步。

“慎言慎行!”府君赫然冷喝一声,说“亏你们还是举人,文不可相轻,你们以一己狭隘之见,居然妄图揣测他人,这岂是文院读书之道!”

听到这里,那些考官顿时如同醍醐灌顶,脸上涨得通红,满是羞愧之意,说“我等不加考查,便以讹传讹,看来是修心不够,暗生嫉意,惭愧。”

看到这样,府君这才点头说“考场之上,那楚云亭答卷之时,文气饱满,心有锦绣,只怕这些年他隐匿藏锋,被万千污名羞辱而不动心神,才有这般地步。所以此卷,我定为第一,当之无愧。”

听到这里,这些考官设身处地,想着楚云亭在这样的境地下,能忍辱负重,重凝文气,何等艰辛,一朝风云便化龙,更是暗生敬意,齐齐点头。

而后,众人逐字逐句再阅读楚云亭的这一篇文卷,真是发现字字珠玑,让他们拍案叫绝。

再阅读其他的文卷,都觉得索然无味,这才更是明白,什么是此卷一出,罢黜百卷的道理了。

而在一旁,却是府君对文院院长慎重地说“通读全卷,更是文法激荡,心神通达。这般才子,日后若是能挥师战场,定又是一个张鹰将军在世!”

文院院长倒是不置可否,说“此人锦绣文心,文法虽然激荡,但能见得山渊水静,足见这篇文卷乃是应试之作,若是能一直披荆斩棘,日后朝廷必然会有多一位大儒。”

“你说这篇文卷,只是他应试之作?”府君摇头满是不认可“这般豪情,若非出于本心,又岂能写出来?”

“等到文榜张贴后,文鸣会时考察他一二便知分晓。”文院院长仿佛更是欣赏楚云亭本人“若是他真有这般玲珑慧心,或许对于朝廷最近的郭六一事,另有见解。”

听到这里,府君一怔,随后泛起一丝苦笑,说“郭六一案,牵扯到帝师、左相,甚至朝廷新定秦玉为圣人雕像,也是因此,而这些日子里,朝廷一直没有定案,多少大儒不得其解,更何况是他一个新秀才?”

若是其他人听到这话,必然惊骇,要知道定秦玉为离国第一尊女圣人雕像,何等不可思议,但其原因,竟是因为郭六一案?这郭六一案,又究竟是何等之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