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留里克的崛起 > 第1156章 献计献策的萨克森公爵与战士布鲁诺

第1156章 献计献策的萨克森公爵与战士布鲁诺

法兰克的内战究竟演变成何等局面?蓝狐从柳多夫这里获悉大量贵族的名号,他听得脑疼却又不得不疼。

他估计着,既然这家伙知晓如此至多,那么,对于亚琛的境况也很了解呢?

攻击亚琛的计划虽不至于保密,现在也不是大张旗鼓宣传的时刻。

罗斯军不会高扬旗帜用法兰克标注:“我们要劫掠亚琛。”

一次的详谈还不够,仍需一次私人的密谈。

一间秘密石室点亮一盏油灯,阴暗的环境怎么感觉都适合做一场阴谋。

柳多夫觉得驻扎河口的罗斯大军即将离开前蓝狐执意搞这么一出,自然是搞一番阴谋诡计。他硬着头破选了房间,令所有侍从小吏回避,同理蓝狐本人也亲自而来。

“何必如此?哪怕你是要阴谋,敞开说即可。”柳多夫绷着脸,看着油灯下蓝狐那似笑非笑的胡子拉碴的老脸,像极了一种野兽,比如狐狸。

“呵呵,就是阴谋。在我说明意图之前,我还想听听你的态度。”

“我?”

“呵呵。你……恨法兰克吗?还有,你的先祖,的确是维杜金德首领?”

“你?”柳多夫疑惑的脸庞眉头紧锁:“你问这个干什么。”

“哦,我没有冒犯的意思。”

柳多夫眯起眼,“是的,我自然是维杜金德的子孙。这毫无疑问。”

虽是如此说,蓝狐一瞬间估计这家伙怕是对自己身世也不能完全确定。或许是真的嫡系后裔,或许是旁支亲戚,亦或只是精神继承者。但这些都不也是问题。

“我是贵族也是商人。”蓝狐清清嗓子重申一下。

“有何说法?”

“我也是战士。在北方,父兄被杀必须十倍复仇。你的先祖被查理曼迫害,你的人民被查理曼杀戮,你如何?显然,现在的你选择反叛。至于继续效忠路德维希,只是权宜之计。”

“这……你说这些,到底是让我做什么?”

“那么。”蓝狐看出柳多夫精神的复杂,“也许你不敢,你的儿子孙子也许就敢。若有机会,完全自立!如果,我是说如果。”

“什么?你……很高看我的儿子?”

“布鲁诺?奥托?你的小儿子可是和我们罗斯的老国王又相同的名字。听着。如果我们偷袭亚琛,让不可一世的查理曼蒙羞,岂不是痛快的报复?”

“啊?”像是一船重的石头压在胸口,压得柳多夫干脆躬身干呕,最终什么没吐出来。

“你还好吗?”蓝狐仍旧面不改色。

“我明白了。你们!”绷着嘴的柳多夫手指蓝狐:“你要劫亚琛!”

“如何?我希望你支持。我看得出,你想!”

“我……”

“你就是想!”蓝狐勐得一敲木桌:“你不愿出手,我们帮你。”

“就这?我看不简单。”

“哦,你这么说,说明你愿意合作,很好。”蓝狐不再欲盖弥彰,“我要你的帮忙。”

“但我不会出兵。这种事……我就算是想干,也不能亲自出手!”

“犹豫就是想,有了想法就一定会干。我不强求你。我要情报。”

“什么情报。”柳多夫捂着胸口问。

“有关亚琛的更进一步的情报。这一次,我不想听你再就那些贵族侃侃而谈,我就想知道亚琛。如果你知道,务必告诉我一条可以快速抵达亚琛的道路。要更加详细!”

这一刻,柳多夫事实面临着很大的精神煎熬,他已获悉这场罗斯人鼓动的远征是留里克本人亲自下令,战争筹备甚至从去年就开始了。

来汉堡的贵族一些就是两年前作战的老面孔,他们就是带着发财的目的来,至于复仇之类的,不过是掩盖自己掠夺欲望拙略的说辞。他们不谈复仇,就是大大咧咧的声称:我们就是为发财而来。

那么自己呢?

面对着蓝狐绷着的脸,面对着不断的逼问。攥紧的双手简直要捏爆自己的指骨,柳多夫再好好想想终究完成了思想斗争。

“可以!如何打到亚琛,我教你。”

“你教我?很好。给你一张纸,务必尽量图绘出来,尽量……我能看懂。”蓝狐最后说道。

罗斯军的远征自带一些特别的物资,尤其是纸张。

羊皮纸的造价成本太高,反观罗斯的桦树皮所造的纸,质地偏硬并故意加入一点石膏粉,如此制作的纸张色泽更为偏白,吸收墨水但不大肆吸收,使得以羽毛笔书写手感不错。

羊皮纸在罗斯没有市场,而东罗马因地利因素也在使用莎草纸。

轮到处在北方的埃斯基尔和他的教会组织,便需要一些书写承载物来做大量的办公记录。

纸张在罗斯因产量问题不显得昂贵,一小批纸张被赏给北方教会,埃斯基尔欣然接受这份赠礼,这样凑合着写在木板上的内容即可誊抄到纸张上面。

同样一小批纸张也作为礼物送给柳多夫,便于其记录一些东西,乃至作为某种玩具——纸飞机。

这不,蓝狐毫不犹豫地摆弄罗斯王发明的小玩具,将一张白纸折成特殊形状,好似长了翅膀真的在空中滑翔。

耍弄一番,游戏冲澹了密会的紧张情绪,这下配着油灯,柳多夫干脆就在一张白纸上亲自图绘《进攻亚琛的路线图计划》。

现在即便是留里克亲自在场绘制粗略的西欧地图,以柳多夫有限的地理认知也难以理解海岸线的构造,也就就难以理解自己的汉堡与南方那些城市的地理关系。

他只知道诸如科隆、亚琛、巴黎、美因茨等城的大概位置。城市之间的位置关系固然是没有问题的,彼此之间的距离、具体方位,这就需要蓝狐去抽象得理解了。

柳多夫再次特别强调了马斯河,这条来茵河入海口处的支流,还明确指出它与弗兰德斯伯国的关系。

他特别强调马斯特里赫特市镇与相应的教堂,描述着列日与马斯特里赫特的分裂。

他描述亚琛的另一个名号“新罗马”,强调“新罗马”的大教堂因蕴藏着当年法兰克击败阿瓦尔汗国掠夺的巨量财富而金碧辉煌。

这些描述证实了亚琛和周边地区的确有着大量的财富,而当地没有大权势的封臣,或曰这些地区是洛泰尔王直接统辖的领地。

他特别强调起一条被修善拓宽的罗马大道,正是马斯特里赫特至亚琛的大道,有人称之为“皇帝大道”,此基础建设是查理曼的功绩之一。

不过以柳多夫的了解,因为弗兰德斯的公然反叛,使得一批洛泰尔的军队驻扎在布鲁塞尔与列日等低地区域,与弗兰德斯伯爵相对峙。

“你们的大军要攻击亚琛,只能先夺下马斯特里赫特,但这样做了,很可能与法兰克军血战。难道你们真的要和他们战斗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