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兽娘凶猛 > 第六章 压轴的拍卖品

第六章 压轴的拍卖品

<!--go--> 雷鸣般的掌声响起,为白大方送去祝贺。

五十亿成交额在明天一定会成为整个震炎国屠版新闻,无数人会来猜测对垒二人的身份,以及这玉珠手串到底是何来历。

与之同时,展厅二层的胡雀儿呆若木鸡。

从白大方参与喊价开始,她的心律随着起起伏伏,现在已经彻底停止跳动,拔凉拔凉的!

若白大方早一轮停止喊价,她能获得的提成至少十万起步,足够她一年多的花销。

几千万的乌龙或许对于蓬莱酒店还是小事,遮遮掩掩也就过去了。可数目到了五十亿,一定会成为全国性的重磅新闻。

到时候被媒体传出去,导致酒店颜面扫地,没人能负得起这个责任。

蓬莱酒店一直运营到现在,靠得就是一张脸面!

谁让这张脸难堪了,谁就是整个蓬莱酒店的死敌。

手机在不停地响动,胡雀儿知道一定是上司打来质问的。

她确信自己一定会被开除,至于后续会遭到什么报复,她根本无法想象。

她更担心的是白大方势单力薄一个人,要是缺胳膊少腿落个终身残疾,自己还得养他一辈子吗?

胡雀儿暗骂一句自己不争气,都已经到这了份上,还想着白大方这个害惨她的混账。

可目光却很诚实地望向展厅的东南角,在下定决心后,颤栗着拨通了大堂经理包宇的电话。

不管怎么样,她不想白大方有半点意外,哪怕自己委曲求全……

拍卖还在继续,五十亿的高潮过后,压轴的拍品即将登场亮相。

“相信大家已经发现了,蓬莱给各位提供的拍卖手册最后一页是个问号,你们一定很好奇这个问号代表着什么。”

台上的林灿开始侃侃而谈,话到一半开始故弄玄虚。

“不满大家,作为主持人,我也是上台前五分钟才看到的拍品资料,着实吓得不轻啊!只能感叹,蓬莱就是蓬莱,总能给我们意想不到的惊喜,一个足以跨时代的惊喜!”

林灿按下按钮,一声巨响伴随着整个酒店剧烈晃动,吓得不少人心惊胆战,可升降机却没有半点反应。

众人开始议论纷纷,只有东南角的白大方脸色比吃了屎还难看。

因为他脑海中清晰的收到了一个讯号。

“大方,我在酒店,刚进货仓……”

这种沟通只由敖穗单方面掌握,不然白大方很想告诉恶龙少女。

“姑奶奶,拍品还在台上,你去喝西北风啊!”

蓬莱酒店明面上的安保质量和纸糊没啥两样,在敖穗面前几乎是形同虚设。

几个街溜子水平的保安不等动手,就已经被敖穗龙化的造型吓晕过去。

唯一有点作用的铝合金防盗门也吃不住一击龙拳,连墙带门一起变成了大窟窿。

敖穗撇了撇嘴,她也没想到这防盗门这么中看不中用,亏得她几乎使出了全力一击,搞得整个酒店都地动山摇。

跨步走进货仓,地下电源因为刚才的动静已经损坏,内部漆黑一片,敖穗只能靠着手机电筒照明前行。

各种古董和艺术品在货仓内堆积如山,皆是用木箱封存,封条上标注着编号和拍卖时间。

“呼……呼……”

一堆死物中,几声粗重的呼吸引起了敖穗的注意。

她寻着声音走到一个半人高的长条木箱前,木箱封条上写着“十一号拍品”的字样,拍卖时间正是今天。

好奇心让敖穗用龙爪掀开木箱,拿着手机电筒照射而下,箱内的泡沫板上蜷缩着一个少女。

少女二八的年纪,脸型是长俏的瓜子脸,娇柔稚嫩,身高不过一米五,身形纤细,乌黑的长散铺在雪白的泡沫板上,反差之中,优雅而恬静,淡娇却明艳。

她全身赤裸,吹弹得破的肌肤裸露在外,只有手腕上佩戴有一个监测心率的电子手环。

而最引人瞩目的,是她头顶的一对毛茸茸猫耳,还有一条半米长的紫黑色猫尾从她尾椎处延伸而出。

“猫妖?”

敖穗嘀咕一声,再看一眼封条上“拍卖品”字样,一时不免想歪。

全身赤裸,且未成年的猫妖少女被拿来拍卖,除了恶心的苟且之事,她想不到第二个理由。

“老头说得没错,人类果然是最恶心肮脏的物种,嗯……我家大方除外。”

同为妖兽的敖穗咬牙切齿,她并不知道这只“猫妖”就是今天拍卖会的压轴大戏。

震炎地下黑市有关妖兽的奴隶交易这几年屡创新高,以至隐约有被抬到明面上的趋势。

来参加蓬莱拍卖的这群人非富即贵,想找个妖兽少女玩玩,一个电话就会有上千份名册摆到面前,何必来参加拍卖。

蓬莱此次拍卖若用一只普通的母猫压轴,怕不是天大的笑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