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兽娘凶猛 > 第四章 白家遗物

第四章 白家遗物

白大方骑着心爱的小电驴载着敖穗赶到网咖,主厅内密密麻麻挤满了人,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刺激着他的耳膜。

正中心的大屏幕之上,一场紧张刺激的摆啊摆对局已经进行到了游戏后期。

大龙团一触即发,全场的目光都聚焦在由“白色圆圈”操刀的白夜猎手身上。

翻滚,平A,E闪,再翻滚,A,A,A……

眼花缭乱的操作伴随着解说激情的怒吼。

“圆圈进场了,圆圈收割了,她还在输出,还在输出……五杀!翻盘!”

随着敌方水晶爆炸,收获五杀的白小圆起身振臂高呼,可还不等她嘚瑟,一个红色的矿泉水瓶笔直地打在她鼻梁上。

瓶内晃荡着半瓶水,直砸得白小圆鼻血翻涌。

丢水瓶的是一个浓妆艳抹的短裙女,她指着白小圆大吼:“打比赛还开脚本,恶不恶心。”

刚才一波团战,白小圆操刀白夜猎手靠走A连躲十几个技能,中间还穿插着一次净化秒解。

简直比脚本还来得变态,否则哪怕吃一个技能,整个局势都会瞬间颠倒。

白小圆捂着鼻血回应:“你血口喷人,有证据吗!”

短裙女继续讥讽道:“常来这网吧打游戏谁不知道你白小圆,平日也就是个钻二AD,怎么一打比赛就猛起了……”

论打游戏,短裙女可能不比白小圆,但这骂街的功力,十个白小圆都不够她看的。

短短五分钟,就把白小圆全家和祖宗问候了个遍。

本来心情就不咋样的白大方一听有关他妹妹的污言秽语,无名火在心头翻涌。

他从柜台前顺走一把裁纸刀,跨步来到短裙女身旁,按住她的头往桌上一压,直接将裁纸刀捅进了她的嘴里。

冰冷的刀锋贴着短裙女口腔内壁,她只怕舌头碰到刀刃,口齿不清地呜咽着,恶心的口水流了白大方一手。

红心战队的中单冲到观众区,作为短裙女男友的他提拳朝白大方挥来。

白大方回头就是一脚,结结实实的踹在红心中单的腹部,再是将裁纸刀一甩,擦着对方裆部钉入地板,吓得人一阵哆嗦。

“打游戏输不起,嘴里多少放干净点。”

白大方厉声警告短裙女,又抬头瞪了一眼白小圆。

白小圆识相地低头离开对战区,跟着自己老哥出了网咖。

兄妹二人来到网咖楼下的咖啡馆落座,敖穗在一旁静静地喝着咖啡,这白家的家务事她也不好插嘴。

“哥,你啥时候找了个这么好看的嫂子……”

“别转移话题!”

白小圆连忙解释:“哥你消消火,我这比赛赢了奖金好几万,正好补贴家用……”

这让白大方缓了缓严肃的态度,随后转而问道:“老爸死前,是不是就你一人在场?”

白小圆点了点头:“那天爸突然胸口剧痛,等120来的时候已经断气了,医生说是心脏病突发,这些哥你不是都知道吗?”

白大方追问:“那他有没有交代你什么遗言,或者留给你什么遗物?”

白小圆突然眼神飘忽,愣了两秒后摇头否认:“没,啥都没!”

白大方微微蹙眉,白小圆在他面前的撒谎技巧实在太过低劣。十几年兄妹了,这丫头放个屁他都能闻出对方心里打的什么鼓。

不过他没有逼问,二人之间短暂的陷入了沉默。

过了几分钟,坐不住的白小圆借口上厕所离开,一溜烟跑到女厕后,急忙掏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声女人的粗重喘息:“喂白小圆,大晚上的有病吧你,我和男人办事呢!”

白小圆急切询问:“虹姐我有急事,我那串珠子现在怎么样了,我哥今天突然问我了!”

“你不是说你哥不知道吗?”

“我也不清楚,刚才他突然问我我爸有啥遗物,神情还很严肃。要是他知道我把东西给你拿去卖了,我得吃不了兜着走!”

“你那串珠子专家鉴定过了,确实是个老玩意,已经走拍卖流程了,明晚蓬莱拍卖会七点……啊!”

电话那头足足停歇了两分钟后才继续道:“放心,拍卖结束我尽早结款给你,等你把钱摆到你哥面前,他应该也没话说了。”

“那好,我等……”

白小圆话音未落,一张大手已经按住了她的手机,回头望去,白大方恐怖的表情直让她后背发凉。

“哥这是女厕,你,你……”

白大方抬手就准备给她一巴掌,可看到白小圆鼻尖还残留着血迹,又强忍着作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