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系统,怎么给我这个剧本? > 第三十七章 改变

第三十七章 改变

《万卷楼》第一天的数据,只能算中规中矩。

要是接下来几天数据依旧这个样,那凌海原地爆炸,以后别说会所了,就连街边的发廊都不敢去了。

凌海战战兢兢的,兄弟们啊,看剧啊,点击量刷上去啊,哥以后还能不能快乐去洗脚,就仰仗各位了。

兴许是凌海的呼唤被上天听到了,这第二日各项数据暴涨,还进了热榜前十。

只要热度能维持在这个水平上,凌海就不担心赔本了。

但这才更新四集,一切才刚起步,未来数据会如何真不好揣测?

《千帆书院》刚上线时可是百万级别的观看量,但现在呢,真实观看量也就几万,扑得惨绝人寰,扑到傅天干以后的导演路一片渺茫。

第三日,成绩还在涨,且涨幅比第二日还大。

第四日,继续涨。

第五日,有一家官方媒体评价了这部戏,称赞这部戏是浮躁社会中,一部真正用心的儿童剧。

热度再涨一波。

第六日,第二家官方媒体发文称赞。

第三家官方媒体给《万卷楼》点赞。

某个文化界官方大佬呼吁孩子们都去看看这部弘扬国学的古装剧。

这么多权威人士联手推荐,一下子在广大家长中引起巨大的反响。

——“我家孩子词汇量少得可怜,课外书又看不下去,怎么办?”

“看看《万卷楼》吧,这部戏会在有趣的故事中教会你很多成语的用法。”

——“你家孩子这次语文成绩怎么突飞猛进啊?”

“兴许是因为最近他看《万卷楼》吧,这小子天天捧着一本《成语词典》查剧里出现过的每一个成语,我想这就是快乐学习吧!”

……

在这种近乎疯狂的口口相传下,半个月后,《万卷楼》成为海豚视频里第二火的剧,仅次于一部巨星汇集的都市剧。

这个投资能有这个成绩,各大出品方欣喜不已。

老张也彻底放心了,《万卷楼》的成功不仅让公司和他都赚了钱,更是助他稳固了当前的地位。那位严副总,以后就是一个真真切切的规划者了,很难再插手到公司的具体事务了。

此剧还未更新完,某儿童频道就主动联系海豚,希望能买下这部戏的电视独播权。

他们开出的价码可不低,海豚方欣喜若狂,都想立马签约了。

但可惜的是,他们并没有这个权力。

当初海豚方想买断这部作品的,可惜凌海不同意,海豚方也觉得这部戏很难大火所以没再坚持下去。现在想想,后悔至极。

最大出品方是凌海,所以必须等凌海斟酌后,才能决定是否签约?

凌海大概率不会拒绝,但海豚方一想到没有这部戏未来版权运营的主动权就焦躁不已。

这部戏如此有前景,却不能为他们所用,太可惜了!

难道,又要如当初《万万没想到》那样,花重金买下所有权?

以《万卷楼》当下的市场价值,版权费可比当初《万万没想到》贵多了。

老张紧皱眉头,他犹豫不决!

凌海安心等待,从一开始,他就等着这一刻——

在作品商业价值达到高峰的时候,套现离场,其他的,和他再无关系。

老张专门开了个会,大家各抒己见。

大部分人的意见还是支持买下所有权,原因很简单,当初的《万万没想到》让他们赚了不少。这《万卷楼》的势头也很好。

“不得不说,凌老弟……”成助一顿,笑道,“凌海是个很有本事的人。这两个作品皆是出自他手,且都是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杀出一条血路。嗯,我甚至觉得,不仅这部《万卷楼》,凌海以后的作品,我们海豚也应该争取到第一购买权。”

老张有些讶异地看了成助一眼,心想这家伙以前不是对凌海颇有意见吗?什么时候改观的?

成助的话刚说完,项目部的元总监也发话了。

“我完全赞同成副总监的意见。我私下和凌海先生有过一些接触,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朴实且值得信任的人。”

老张震惊地看着元大应,心想你小子的眼睛是什么时候瞎的?凌海那小子跟“朴实”二字有沾一点边?

老张发现端倪了,这元、成二人是他的心腹,堪称左膀右臂,但这两人命里犯冲,意见总是相左,在会议上吵架是很经常的事。但今日这两人竟然默契地为凌海说好话,这不对劲。

老张微微皱眉,他不希望这两个跟凌海的接触太过紧密,也不希望这两人开始抱团。

如果这两个人站到一起了,那……老张看向了一脸天真懵懂的林超,这小子可就派上用场了。

……

林超觉得很莫名其妙,他原本都接受被张总踢出核心管理层这个结果了。但今日会议后,张总竟然留下他,说是有要事商量。

林超第一反应是自己后勤部总监的位子不保了。

但谁能想到,张总竟然是要他去跟凌海谈收购版权一事。

“林总监,这个事关乎公司重大利益。原本应该由我出面,但我和他的私人关系,你们都知道的。所以,我作为谈判人不合适。反倒是你,无疑是这次谈判的最佳人选。”

林超欣喜若狂,“我一定努力,必不辜负张总的信任。”

“以前我们有一点误会,我希望从此以后能尽释前嫌,我们一起共创海豚辉煌的未来。”

看张坚说得诚恳,林超一下子热泪盈眶了,直接把锅甩给严准,“张总,您别这么说,以前是我不懂事,受了严准的挑唆。从今以后,我就是您的马前卒,您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林超,你这话不对。”张坚佯装怒意,“什么马前卒?你是我张坚的兄弟。”

“张总。”林超都失声了,“您的宽容和慈祥让我想起了死去多年的爹地了。”

张坚:???

张坚勉强一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